奥秘世界首页

网站导航

“元谋人距今约170万年”之说未必正确

“元谋人”这个词,在中国家喻户晓,被誉为“我国境内目前已确认的最早的古人类”。

最新版初中历史教材,对“元谋人”的描述如下:

“考古学者在云南元谋县发掘出远古人类的两颗门齿化石,以及一些粗糙的石器,还发现了炭屑和烧骨。元谋人距今约170万年,是我国境内目前已确认的最早的古人类。通过对元谋人遗存的研究,我们可以看出,他们已经能够制作工具,知道使用火。”

“元谋人距今约170万年”之说未必正确

以上表述并不准确。

其一,“元谋人距今约170万年”这个说法,在学术界仍存在争议。

170万年之说,出自1976年李普、钱方等人以“古地磁方法”所作的年代测定。

钱方是1965年“元谋人牙齿化石”的发现者。据他披露,两颗牙齿化石被发现时,“其中一颗牙齿的齿冠半露出地表,牙根埋在土中,另一颗则全部埋在土中,两颗牙齿相距仅十几厘米,似乎是一对门齿。”这意味着,化石被发现时所处的土层,未必是化石的第一埋藏地。“古地磁方法”的应用也因此缺乏一个坚实的地层依据。此外,牙齿化石发现于1965年,但因时代因素,化石出土地点的具体核实,要迟滞到1973年才展开。这种学术上的不规范,对后续的采样测年工作的可信度,也会造成不利影响。

1983年,刘东生、丁梦林对钱方等人的测定结论提出质疑。

该质疑未涉及牙齿化石的原始埋藏位置的讨论,而是“把元谋剖面的古地磁和古生物化石的时代,即古生物、岩石地层的划分和时代结合起来”,得出新的结论,认为“元谋人化石产出在上那蚌组,时代为中更新世,处在古地磁极性柱的布容正向期的底部,其时代应不超过73万年,即可能为距今50~60万年。”

以上两种论断,在70~80年代,各有其支持者。如学者胡承志、程国良等人的研究结论与钱方相近。尤玉柱、黄万波、张玉萍、吴汝康等人的研究则与刘东生相近。分歧一直延续至今。如Masayuki Hyodo、Hideo Nakaya等学者2002年的一份古地磁测年研究认为,元谋人距今的年代约为70万年,与刘东生的结论相近。2008年,朱日祥等人公布的古地磁测年则认为,元谋人距今170万年的结论仍然成立。

其二,“两颗门齿化石”与“粗糙的石器”、“炭屑和烧骨”之间,是否存在关系,目前还没有足够的证据。

如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研究员高星所言:

“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,此项研究存在先天的不足。‘元谋人’化石只有两颗牙齿,所能提供的解剖学形态信息有限,无法支撑有关演化阶段与体质特征的深入研究;两颗牙齿非考古发掘所得,无法证明它们的采集地点就是其原始埋藏地点;发现化石的山包已经消失,其后的地层观察与采样分析只能在附近相似的堆积体中进行,无法确保所观察研究的地层与原化石出土地层有 100% 的契合度。”

“‘元谋人’的文化遗存一直不很明朗。据文本亨报道,……从元谋人化石产地地层中发掘出来的性质明确的……三件石制品‘均发现于含猿人化石的褐色粘土层之中’,但‘石器和猿人牙齿化石之间有着一定的上下垂直距离,低者 0.5m,高者在 1m 左右,若以水平距离言之,则最远者约20m,最近者为 5m 左右’。这三件石制品虽然在当时被宣布‘是我国发现与猿人化石伴生的最早石器,在亚洲地区目前为止尚未看到时代可与之相比较的材料‘,但它们与‘元谋人’的关系并不十分明确,而且材料太少,无法反应技术和组合特点,与华南的砾石石器技术体系也缺乏吻合性。其后在该地区的考察与发掘也未能找到更多、与‘元谋人’化石共生关系更确凿、技术特点更清楚的文化遗存。日后出现过一些有关元谋人会用火的报道,但由于提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,在学术界基本上没有产生关注和影响力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“元谋人牙齿化石”发现于1965年,但“元谋人”这一发现的正式对外公布,要迟至1972年。该年,尼克松决定访华,“为配合当时新闻宣传,新华社需要寻找一些重大新闻事件予以发表,这就找到了‘元谋人’门齿化石。”化石的发现者钱方曾对媒体激动回忆:

“我记得很清楚,这个成果是和尼克松总统访华的消息在同一天见报的,非常有纪念意义。”

相关内容